筆下風雲:生於憂患 死於輕敵


2018-03-14 07:00

跟蹤提及過的人和物:

上一則新聞: 大道之行:氣氛冷淡投票率超低

 

立法會補選結果塵埃落定,反對派只能取回兩席,繼續喪失分組點票否決權,說是慘敗也不誇張,尤其是九龍西的姚松炎竟敗給建制新人鄭泳舜,造就建制派在補選中首次打贏反對派的歷史,可謂跌破輿論眼鏡。

連日來都有學者專家從不同角度解讀姚松炎的死因,有說是地區工作不足,有說是過於迷信社交媒體威力,也有說是樣子問題,卻似乎無人研究鄭泳舜勝在何方。沒錯,鄭泳舜所屬的民建聯要錢有錢,要人有人,先天已佔優。然而亦必須指出,鄭泳舜本人的確十分努力打響這場選戰,幾乎天天見他洗街洗樓,絕不是符符碌碌玩玩吓,街坊落街撞口撞面都看見這個後生仔,總勝過要上網才能看到姚松炎一面吧。

筆者多年前曾訪問過鄭泳舜,那時候他已是深水埗區議員,跟他落街走一轉,阿姐阿姑阿婆莫不眉開眼笑,不是讚他靚仔勤力,就是讚他親民有禮。這些感情分是一點一滴累積的,哪管姚松炎是大學教授有學識有見地又有DQ光環加持,老街坊就是不受這一套。何況鄭泳舜本身是富二代,學識有番咁上下,而他依然肯走入群眾,如此種種都會在街坊心中加分。反對派每次衰咗總愛賴三賴四,卻從不檢討自己,以為叫幾句高大上的口號選民就會乖乖投票,這種思想顯然已經過時。傳媒人程萬里

贊助商:

討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