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兩檢」《安排》 經過深思熟慮 人大對高度自治定義 陳弘毅指較港法律界闊


2018-01-03 06:13

跟蹤提及過的人和物:

上一則新聞: 發展商放慢推盤 買家轉投二手

 

星島日報報道 高鐵「一地兩檢」爭議未息。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昨表示,人大常委會通過「一地兩檢」合作安排的決定是經過深思熟慮,而且,人大常委會是從立法原意而非字面理解《基本法》第十八條,顯示人大對高度自治的定義比香港法律界的定義闊。他稱,人大今次的《安排》與釋法不同,對香港法院無「約束力」,但有「說服力」。

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 (見圖) 昨在電台表示,雖然不少本地法律界人士不同意人大常委會就「一地兩檢」的《安排》,但他認為內地法律官員是經過深思熟慮和深入研究,才作出《安排》,不是為了要實行一地兩檢而隨意擬定。

他指,人大常委會是以「立法原意」,而非字面意義理解《基本法》第十八條,而條文本身不是禁止「一地兩檢」合作安排。他提到,出入境管制是香港內部事務,屬於高度自治範圍,毋須中央額外授權,故不需要以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所提出的第二十條為依據,因為政府有權力與廣東省政府達成出入境管制的協議。他形容,「 (人大) 對香港高度自治的解讀,比我們香港法律界人士闊」。

以「立法原意」理解18條

陳弘毅說,按人大常委會的《安排》,並非強制政府就「一地兩檢」進行本地立法,而「一地兩檢」與《國歌法》立法的性質不同。《國歌法》是以全國性法律的形式根據《基本法》第十八條列入附件三進行本地立法,若香港不立法,中央有權公布實施,事項不屬於香港管轄範圍。現在,政府在簽訂協議和立法皆有自主權,立法會亦須經過三讀才通過草案。

對於有關《安排》,陳弘毅認為,純粹是法律觀點,與釋法不同,對香港法院並無約束力。他指出,普通法區分了「約束力」及「說服力」,《安排》沒有「約束力」,但人大作為權威機關,其法律觀點有一定的「說服力」,倘未來有人就此提出法律訴訟,香港法院需就「一地兩檢」作裁決,可作參考。若香港法院有疑問,在終審階段可提請人大釋法。

李柱銘:法庭才可解釋法律

前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不認同陳弘毅「立法原意」的說法。李表示,「立法原意」不是由立法者決定,在普通法下,只有法庭才可解釋法律,所謂的「立法原意」,是「通過了法律的背後原意」,並非立法者舉手贊成時「腦海在想甚麼」,對於內地有事就找「護法」解釋立法原意的做法,他批評做法不可行。

他強調,「一地兩檢」安排是回歸以來對一國兩制最嚴重的衝擊,並對「香港有一部分不是香港」的方案充滿問題。他指出,《基本法》實施範圍包含整個香港,現時有部分地區不屬特區地域的說法並不可行,「提獨立都唔得,點可以咁做」。他自己不是要對抗中央,只是捍 《基本法》,促請中央不要違背中英聯合聲明及一國兩制,本港行使《基本法》是基本方針政策,十分嚴肅,不能「亂咁搞」。

此外,有「長洲覆核王」之稱的郭卓堅於去年就「一地兩檢」違反《基本法》提出司法覆核,他昨到高院提交補充文件,並要求法庭取消林太的決定,而且按照六名議員被禠奪資格的案例,亦應撤銷她任特首的資格。案件編號:高院憲法及行政八○三——二○一七。

港聞

贊助商:

討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