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嘉雯 - 人為下的犧牲品


2017-01-27 06:46

跟蹤提及過的人和物:


上一則新聞: 夫求O+型血雙肺保妻命 冀延續甜蜜人生

 

晴報專訊 在香港的教育制度底下,學校校長的定位不同、教師的想法有別、家長對學校的期望和要求的不一樣,都對孩子的學習有影響,都是對孩子的學習壓力起關鍵性的作用。

學習壓力並不一定是負面的,它也可以是正面的。小小的壓力,可以是一種推動力,可以是一種逐步提升能力的助力,這與壓力太大令人透不過氣、令人沮喪、令人放棄,甚至有學童說「死咗好過」不同。

在我小組裏的學生,曾經有因為謄文時抄寫得不正確而要再抄一遍,再抄又有不正確而又要再抄,他天天努力地為謄文而連飯也沒時間吃,連我的小組也不能上,致我不得不向他的老師作出要求,才放他來跟我上課,才讓我給他時間吃午飯。

也有默書總是不及格的要把那課書抄三次,他抄至三更半夜也不會默書及格;默書扣分被扣至負分,對我女兒來說,她默對了多少個便有多少分的,實在不明白那種計分方式除了令人十分自卑和沮喪外,有何作用。老師的決定令那學生透不過氣,令他躲在浴室裏一個小時也不出來。媽媽來告知要我幫幫她的兒子時,我要向老師提出一些要配合這類學生的建議後,她才不得不改變。

這孩子,是教育制度下的犧牲品,還是在人為下? (五之五)

撰文︰張嘉雯

贊助商:

討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