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VPN新禁令對用戶到底意味著什麼?


2017-01-27 12:00

跟蹤提及過的人和物:

上一則新聞: 超市收銀員私吞交易金逾150次 判220小時社服令

 

中國工信部日前發布了有關VPN的新禁令。

攝: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2017年1月22日,中國工信部發布的一條通知,引發了不少互聯網用戶的驚慌。

通知宣布,即日起至2018年3月31日,會「在全國範圍內對『互聯網接入服務市場』開展清理規範工作」,「未經電信主管部門批准,不得自行建立或租用專線 (含虛擬專用網絡VPN) 等其他信道開展跨境經營活動」,而「涉及VPN等跨境鏈接的企業將被整改、建檔和管理」。

很多人看不懂這些技術專業名詞意味着什麼,但看到了「不得自行建立」、「VPN」、「整改」這幾個關鍵詞。

這條通知,意味着以後不能翻牆了嗎?意味着VPN的使用在中國會遇到更大障礙嗎?會對穿梭在防火牆內外的個人,還有企業、院校、使館等等機構,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端傳媒採訪三位資深互聯網工程師,試圖回答這條通知究竟對作為網絡使用者的你,意味着什麼。個人VPN翻牆會被禁絕嗎?

不會,事實上,VPN市場已經形成了一條產業鏈。

因為防火牆越架越高,翻牆的需求越來越大,在市場經濟邏輯下,這幾年VPN服務商也越來越多。在過去,需要翻牆業務的主要是外資企業、有互聯網專業背景的人士,但現在,普通人、一般企業都在大規模的使用VPN進行翻牆,以改善工作效率。VPN服務以前往往需要邀請碼註冊,需要境外郵箱等等限制條件,但現在更加普及,普通人手機下載APP就能翻牆,企業購買高階VPN服務就能聯通世界。

VPN為什麼可以幫你「翻牆」?因為「防火牆」不知道要防它。

圖:端傳媒設計部

這背後的商業操作並不難:在國外購買服務器,架設VPN,然後售賣賬號。這些賬號的使用年費100到1000元人民幣不等。理論上,在中國法律下,這些都屬於無證經營,也很容易被查到。不過,當局可以做的是查封服務器的IP地址,並且要求應用商店下架。但對經營VPN的商家來說,今天是「草莓VPN」,被封後只要換一身「馬甲」就可以再開一個「檸檬VPN」、「木瓜VPN」。之前對用戶的收費,則「默認」不會退還。

牆的高壓迫使翻牆的VPN形成無法監管的灰色產業鏈,客觀上,卻可能造成更多人翻牆。很多中國企業在內部架設了VPN,實現租界式的互聯網自由區,這些會被禁止嗎?

很難。

根據中國法律規定,VPN屬於《商用密碼管理條例》所規定的商用密碼產品/技術,如果要使用VPN,必須去有銷售許可的單位購買;使用境外產品的,須經國家密碼管理局批准。不過,外國駐華外交代表機構、領事機構除外。也就是說,在工信部通知之前,機構使用VPN也有法律規管。但現實中,並沒有多少企業會遵守。而對執法部門來說,監察企業VPN使用情況很困難,執法成本極高。禁令會讓更多企業選用國產VPN而非境外VPN嗎?

取決於雙方如何解決「穩定地提供高私密度服務」的問題。

中國電信作為三大ISP之一,他們也提供商用VPN業務,並且出售服務給企業。但是大多數企業仍然採用境外服務商提供的VPN業務,「這樣就脱離了中國當局的監管範圍,至少不用登記。」技術上而言,VPN服務是一種加密服務,除了接入時間、地點之外,任何人無法獲取接入的內容。但是購買境內VPN服務,使用的企業會被記錄在案,其次,很多人擔心中國的VPN服務會由於任何政治原因「說斷就斷」。

對VPN管理有逐步收緊的趨勢,2015年1月,國際三大VPN供應商 (Astrill、Strong VPN和Golden Frog) 都表示在中國大陸的業務受到干擾。2015年8月,也有新聞傳出知名開源翻牆項目Shadowsocks (影梭) 的作者被警方約談。

但要整治市面上所有的VPN並不容易。端傳媒記者通過公開渠道隨機查找一家VPN供應商在在註冊頁面提供的電話,發現電話是空號,名字填寫是「穿山甲」。信息均為造假,防止當局「釣魚執法」。工信部這次重點清理的「互聯網接入服務市場」,跟管控VPN有什麼關係?

打個比方,要抓住屋子裏的一個人,先要把屋子裏的所有房間控制起來。

根據這份工信部的通知,政府重點規範的是互聯網數據中心 (IDC) 業務、互聯網接入服務 (ISP) 業務和內容分發網絡 (CDN) 業務。

簡單來說,IDC是數據中心,你可以想像成一堆服務器的機房,比如中國雲端服務、大數據都是放在這些數據中心中;ISP是網絡接入業務,也是網絡的基礎設施,相當於高速公路網,VPN就是公用網絡上建立專用網絡,也就是專有通道,並且進行加密通訊。在ISP這個高速公路網中,自然也涵蓋了通往「自由世界」的出口,是我們通常意義上的利用VPN翻牆。CDN負責內容分發,比如如何把YouTube的視頻從離用戶最近的地方分發出去就會用到CDN服務。也就是說,這三項業務涵蓋了中國數據每日交互的通道,當然也包括和境外數據交互。

如果把互聯網比喻成一棟房子,IDC、ISP、CDN就相當於房子裏的卧室、廚房、客廳。想要更好的監管房子,就要先管好卧室、廚房、客廳,這裏面住了什麼人,有什麼東西。而任何一家需要連同互聯網,租用服務器的企業,都會用到IDC、ISP、CDN的業務。例如,亞馬遜在中國的雲計算服務,也必須租用的是中國的運營商,即使是當中的經營部分都必須跟中國的運營商深度合作。

要經營IDC、ISP、CDN需要取得特殊的電信許可經營牌照,一級管理者都是中國國有運營商。但即便如此,政府在這些運營商的市場監管方面並不算太嚴。

數據來源:中國IDC圈《2015-2016中國IDC產業發展研究報告》。

圖:端傳媒中國組

可以說,IDC、ISP、CDN的市場非常混亂。全國有十家大的ISP服務商 (包括中國移動、電信、聯通) ,在此之下又有無數二級代理商。他們的帶寬也可能再被層層分租出去,甚至有些取得了CDN牌照,又在無證經營ISP和IDC業務。

也就是說在無法管住IDC、ISP、CDN之前,也無法知道誰在使用這些業務,誰在自設和租用VPN「翻牆」,這些數據中心裏到底有什麼。企業和高校如果使用了VPN服務,而沒有備案登記,會有什麼後果?

當局可根據新規認定使用VPN違法,封鎖用戶IP地址。

就這次工信部的清理行動來看,對普通用戶應該影響不大。法律作用域有限,對境外服務沒有實際的效力。

中國工信部的通知當中,要求使用這些業務的組織企業登記備案。你可以想像外資企業、高校如果他們願意的話都要登記備案。如果不登記備案,現在有法律依據說你使用這些業務是非法的,可以隨時封鎖你的IP地址。當然以前也採取封鎖措施,中國封了好幾次Astrill的服務器,但Astrill再重新開一批新的賬號,「牆」和「翻牆」的技術就像是永遠的軍備競賽。但現在的整改通知要求登記,在法律上有依據,「告訴你,你現在違法了」。

如果將IDC、ISP、CDN管理住,相當於「堵通路」。每天互聯網上的數據交互的量非常大,所以「防火牆」其實監管不過來。那或許可以在ISP上做些什麼,比如把ISP理解為高速公路網,假設從美國到中國,服務器在美國,中國政府拿你沒辦法,但在去美國的高速公路要經過一級ISP,之前還有很多小路 (二級ISP) ,都可以設關卡,要求你上道的時候報備一下,我知道你是誰,我可能監管更有效。也就是說對方的終端管不到,我只能在家門口層層設關卡。中國離一個局域網有多遠?

只要它想,實現很容易。

中國政府想要把互聯網的一切都管起來。牆在升級,政策法規也在升級。但現實情況是,VPN和能翻牆的人越來越多。如果中國要變成局域網,這很容易,封閉所有的網絡出口就可以做到,類似於拔了你的網絡連線。

但封鎖網絡對外的出口並不現實,這會影響正常的社會市場運轉,除非發生動亂。

中國現在要做的其實是更細緻的監控。這是一脈相承的,從實名制、域名歸統、加上長期存在的防火牆,現在到了要把IDC、ISP、CDN管起來的時候了。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127-mainland-vpnban/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贊助商:

討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