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的故事


Pin It
政情:黃之鋒帶團去大館 變專家講監獄生活 2018年8月21日

坐過監,確係經驗豐富啲,唔知佢會唔會認同「坐過監令人生變得更精彩」嘅講法?指劏房面積比監獄更不堪依家兼職幫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嘅黃之鋒話,近日區諾軒帶團參觀立法會之後,佢都帶團參觀大館,講解監獄生活、入冊程序等,唔少團友對於單人監倉咁狹小,都露出驚訝神情。

黃之鋒憂眾志遲早被政府「封艇」 2018年8月19日

黃之鋒指,目前眾志會繼續在組織青年、國際連結等方面工作。

終院頒令律政司支付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部分訟費 2018年8月10日

三名前學生領袖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早前就闖入政府總部東翼前地案被改判監,提出終極上訴並得直,維持原審判刑,他們其後申請訟費。

法庭:審裁官可續處理黃之鋒申索案 2018年8月9日

梁官主動透露加入司法機構前,於一二至一三年參與國民教育關注組,並在與黃之鋒等人開會時,討論社會和政治議題。

黃之鋒藐視法庭案上訴 明年四月審 2018年8月3日

司法機構網頁顯示,上訴庭已將黃之鋒就此案的正審上訴聆訊,定於明年四月三日處理,預計聆訊需時一天。

黃之鋒︰攞返護照再光顧 2018年7月31日

」黃之鋒指出,香港缺乏阿才的店這類具民主運動歷史感的餐廳,「阿才的店由台灣上世紀黨外年代已經營,但香港民主運動發展冇台灣咁長,加上香港租金高昂,有幾間舖可以做到十年以上。

黃之鋒稱香港眾志正排期就被拒註冊為公司開展司法覆核 2018年7月18日

問到政府考慮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黃之鋒認為政府是以國家安全為名,政治打壓為實,收窄香港結社自由。

黃之鋒投訴被指「無法證實」及「虛假」 2018年7月15日

二○一四年衝擊政府總部被判入獄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早前曾就服刑期間疑在獄中被要求「剝光豬」蹲地等不公平對待,向懲教署投訴。

黃之鋒向律政司索償1.6萬 2018年7月10日

黃之鋒在衝擊政總案中原被判社會服務令八十小時,上訴庭其後改判他入獄,但他在終審法院上訴得直,獲撤銷即時監禁判令,維持原判。

黃之鋒就被懲教所要求脫衣蹲地抬頭回答問題入稟索償 2018年7月9日

黃之鋒又表示,已去信懲教署上訴委員會,要求就個案再次展開調查,又促請政府成立監懲會,確保在囚人士不會受到無理對待。

仗義執言:黃之鋒大晒? 2018年7月8日

這些事件也暴露反對派一貫的心態:他們三番四次搞事,包裝衝擊是「公民權利」,警方不可執法,他們就「大晒」;相反,紀律部隊執法,他們就大大聲說是「政治打壓」,當中黃之鋒正是表表者。

黃之鋒投訴懲教署失敗 2018年7月7日

擬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 黃之鋒提出兩項投訴,一是去年9月在壁屋懲教所時受到職員粗口侮罵,及摺氈蓆時「不合標準」,僅其一人收警告信的不公對待。

黃之鋒稱獄中受辱 入稟小額庭 2018年7月7日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於二○一四年衝擊政府總部,早前被改判入獄,及後上訴得直。

黃之鋒投訴懲教署處理囚犯投訴黑箱作業 2018年7月6日

黃之鋒指,去年服刑期間遭懲教職員辱駡及不公平對待,甚至被要求脫光衣服回答提問,他就此向懲教署投訴,但最後裁定不成立。

黃之鋒向警索償案敗訴 2018年7月5日

暫委審裁官何世文於裁決時指,他接納警員證人所述,黃之鋒當時被警員移離現場期間不願合作、激烈掙扎,其行為已構成破壞社會安寧。

黃之鋒質疑楊潤雄說法 認為當局將國教「分拆上市」 2018年7月5日

黃之鋒質疑歷史教科書評審機制黑箱作業,國歌法本地立法工作強行灌輸愛國意識,即使國民教育不獨立成科,當局亦已將其「分拆上市」。

黃之鋒向警務處長索償敗訴 2018年7月4日

黃之鋒表示會上訴至高等法院。

黃之鋒控警禁錮索償敗訴 反須付$8062訟費 2018年7月4日

審裁官何世文今午裁決認為警員合理使用武力,判黃之鋒敗訴,並下令他向律政司支付8,062元訟費。

黃之鋒控告警方無理鎖上手銬索償敗訴須付訟費 2018年7月4日

黃之鋒認為,警方非法禁錮及濫用警權,更令他尊嚴受損。

政情:以快餐店比較獄中膳食 黃之鋒鬧白鴿議員離地 2018年7月3日

被問到點睇梁天琦時,黃之鋒就話冇得比,因為六年係個乜嘢概念,冇人可以消化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