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弘毅的故事-第7頁


Pin It
陳弘毅指部份泛民人士敵視中央甚至妖魔化 2015年4月11日

陳弘毅表示,基本法23條立法存在爭議,但「23條」立法是否會令香港原有的人權和自由大大倒退,需要進一步研究。

陳弘毅轟泛民「三不」 2015年4月5日

CY:勿在基本法鑽空子 陳弘毅又指,伊朗總統選舉奉行類似提名委員會的制度,最終也選出反對派人士,並就核問題與西方國家達成協議,反而新加坡的選舉制度相當民主,但卻缺乏言論自由及經常打壓反對派,故泛民不應斷定提委會制度就一定是不民主。

陳弘毅抨泛民不尊重民意 2015年4月5日

  陳弘毅又指,他不質疑中央推動實現普選的誠意,因為以他擔任《基本法》委員會委員的經驗,中央官員非常重視依法辦事。

陳弘毅認為要中央預先承諾再啟五步曲有困難 2015年4月4日

陳弘毅承認,由提名委員會提名特首候選人,在全球非常之罕有,其中一個例子是伊朗,但伊朗總統候選人提名有一定民主成分,亦因此在最近一次選舉選出改革派總統,並與六國就核問題達成框架協議。

陳弘毅指提委會制度近似伊朗 伊朗制度亦有民主成份 2015年4月4日

陳弘毅又說,以他擔任基本法委員會委員經驗,他認為中央官員好重視依法辦事,他們會研究基本法條文立法原意後,才作出決定,他不質疑中央推動實現普選的誠意。

陳弘毅批評泛民不重視民意立場欠靈活性 2015年4月4日

陳弘毅說對通過政改絕對不樂觀,批評泛民立場強硬、靈活性全無、不重視民意,情況比較令人擔心,指泛民的取態難以令人覺得符合民主的原則。

陳弘毅批泛民欠靈活、不重民意及不合民主原則 2015年4月4日

陳弘毅認為,雖然2017行政長官普選的參選權及被提名權受限制,但選舉權是自由行使,市民可透過選票以最有效及合法方式,向參選人表達意見。

陳弘毅不覺高度自治受威脅 2015年4月4日

陳弘毅承認由提名委員會提名特首候選人,是較獨特的制度,與伊朗的選舉辦法相似。

陳弘毅稱提委會制度近似伊朗 伊朗制度亦有民主 2015年4月4日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表示,對政改方案獲通過仍不感樂觀。

陳弘毅:不應將提名委員會妖魔化 2015年4月4日

陳弘毅又表示,對政改獲通過並不樂觀,因為泛民的立場並無靈活性。

眾多建議均不被接納 陳弘毅稱只盡力而為提意見 2015年3月27日

另外,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指「白票守尾門」方案違反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的決定,陳弘毅以終審庭幾名法官都會出現不一致決定作比喻,認為法律上有不同的解釋是正常。

陳弘毅冀化解政改困局 2015年3月27日

另外,陳弘毅表示,相信早前提出「白票守尾門」方案,會被社會接受,因此希望各界能夠認真考慮,能就政改作電視辯論。

湯家驊就政改言論向陳弘毅和梁家傑致歉 2015年3月24日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湯家驊為早前指就政改公開辯論是幼稚和無稽的說法,向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和公民黨黨魁梁家傑致歉,認為自己用詞過於強烈。

陳弘毅說政改電視辯論可以不只一場 2015年3月23日

陳弘毅說,理解政府對以一場辯論決勝負的安排未必有興趣,他說辯論可以不只一場,亦不一定要由行政長官或政務司長上場,可以由建制派政界人士,例如政黨領導人、抑或將來有意參加特首普選的人,代表支持政改通過的一方。

陳弘毅:不一定特首司長參與電視辯論 建制派可參與 2015年3月23日

陳弘毅又認為,可以有多次辯論,每次邀請不同人士參與,讓市民充份了解雙方理據。

陳弘毅指政改辯論可由建制黨派領導人上陣 2015年3月23日

陳弘毅反駁泛民提出,如果舉行所謂「假普選」,會給予行政長官假的認受性,他批評這說法是不尊重選民,因為選民可以不投票或投廢票、白票表達不滿,提名委員會兩階段的提名過程,亦可以讓民意有時間產生作用,如果提名未能反映民意,提名委員會將要承擔很大的政治後果。

陳弘毅指不一定特首參與電視辯論 2015年3月23日

陳弘毅早前提議,由政府委託具公信力的前法官主持大型民意調查,並舉行電視政改辯論。

陳弘毅建議做滾動式大型民調 如政府不做民間可自發 2015年3月23日

至於有人建議全民投票,陳弘毅說,民意調查在香港行之有效,但任何全民投票及公投有很大爭議性,中央亦曾就以前出現的「變相公投」明確表示態度。

陳弘毅:辯論不需要「一次決勝負」可辦多次 2015年3月23日

另外,陳弘毅強調,自己提出「白票守尾門」建議,無違反基本法及人大決定,他認為,現時主要不是法律問題,而是政策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