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弘毅的故事


Pin It
陳弘毅料陳浩天案有機會上訴至上訴庭及終審法院 2018年2月13日

陳弘毅又同意,政府將來可考慮檢視選舉法例,清晰列明選舉主任的權力,相信有助於有關法例的執行。

陳弘毅指陳浩天取消參選資格案判決非常關鍵 2018年1月27日

陳弘毅說,2016年立法會選舉時,主張港獨的陳浩天亦被取消參選資格,他後來提出選舉呈請後,到現在尚未頒布判決,有關案件的判決非常關鍵,亦與現時周庭不被承認資格有直接關係,以決定選舉主任有多大權力,能否否定參選人資格。

陳弘毅:選舉主任裁定參選資格的權力未釐清 2018年1月27日

陳弘毅指,香港民族黨的陳浩天因為支持港獨而無法參選的選舉呈請,仍在法院處理中,相信判決會釐清選舉主任是否有權決定候選人人的參選資格。

陳弘毅:公投決定是否獨立與主張獨立無甚分別 2018年1月27日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表示,未曾研究「香港眾志」的政綱,但認為用公投決定是否獨立,與主張獨立無甚分別,尤如加泰羅尼亞公投是否脫離西班牙獨立。

陳弘毅指一地兩檢無歪曲基本法 2018年1月8日

陰謀論損中港關係 陳弘毅接受電台訪問再次就人大有關一地兩檢決定解畫。

指「兩檢」為中央善意 陳弘毅:陰謀論損兩制 2018年1月8日

陳弘毅指,若將中央的善意安排理解成心存不軌或惡意,是對中央非常無禮貌、「即係屈佢 」,「他們都是人,受到這樣的指責,你可以想像下他們的感覺會如何。

一地兩檢安排 陳弘毅稱沒有歪曲基本法 2018年1月7日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港大法律學系教授陳弘毅在同一節目表示,3步走方案是經深思熟慮,對於大律師公會的聲明認為中央為幫助特區政府實施一地兩檢,是不尊重、任意解釋和歪曲基本法,陳弘毅說這並非他理解的情況。

陳弘毅:立法會有權不通過一地兩檢 2018年1月7日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不同意有說法指,中央為實施一地兩檢任意解釋或歪曲基本法,強調實施一地兩檢是「你情我願」,立法會有權不通過方案。

【一地兩檢】引用18條不適合 陳弘毅:三步走無歪曲基本法 2018年1月7日

身兼基本法委員會委員的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不同意有關說法,強調「一地兩檢」三步走並無歪曲基本法。

陳弘毅:一地兩檢方案屬出入境事務 第18條不適用 2018年1月7日

至於基本法第20條,陳弘毅解釋,由於常委會認為一地兩檢屬於香港出入境管理的自治範圍,出入境管理已包括決定實施一地兩檢,既然《基本法》已授予這個自治權,所以不需引用20條再授權相關權力。

陳弘毅:一地兩檢沒歪曲基本法 2018年1月7日

陳弘毅又指,即使無一地兩檢高鐵的內地出入境檢查,亦可能會設置在深圳,身處關口範圍亦要遵守內地法律。

稱「兩檢」《安排》 經過深思熟慮 人大對高度自治定義 陳弘毅指較港法律界闊 2018年1月3日

李柱銘:法庭才可解釋法律 前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不認同陳弘毅「立法原意」的說法。

陳弘毅:法院對人大決定約束力問題未有一致及明確意見 2018年1月2日

陳弘毅認為最好將人大表達的法律觀點,理解為一個權威法律解釋機關表達觀點,雖然不像釋法般對本港法院有直接約束力,但法院可以參考。

陳弘毅:人大常委對高度自治解讀比法律界闊 2018年1月2日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表示,人大常委會就一地兩檢作決定是經過深思熟慮,並從立法原意去理解基本法第18條。

陳弘毅:人大一地兩檢決定經深思熟慮 2018年1月2日

對於中央不接納特區政府建議引用基本法20條為法律基礎,陳弘毅指,是由於中央認為出入境管制是高度自治範圍內的事,不需要額外授權。

人大通過一地兩檢 陳弘毅指有法律理據 2017年12月29日

對於人大的一地兩檢決定提及香港特區應當立法落實合作安排,陳弘毅指「應當」兩個字不構成憲制義務,立法會可以通過,亦可以不通過,重申中央不會直接實施一地兩檢。

一地兩檢倘遇覆核 陳弘毅指終院勢提人大釋法 2017年12月28日

人大常委會決定提到,特區應當立法落實合作安排,陳弘毅指「應當」兩個字不構成憲制義務,立法會可以通過,亦可以不通過,中央不會直接實施一地兩檢。

陳弘毅稱日後法庭處理訴訟有可能再提請人大釋法 2017年12月27日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說,基本法訂明特區有高度自治權,是香港自行決定與廣東省政府簽訂合作安排,之後要經本地立法才可實施「一地兩檢」,屬自治權的體現。

陳弘毅稱如對憲法無充分認識了解 難以充分認識基本法 2017年12月4日

陳弘毅舉例說,基本法有中國公民概念,誰是中國公民、權利如何等問題,都要按照憲法內容理解,脫離憲法會令基本法好多條文變成難以理解,如果對憲法無充分認識和了解,難以充分認識基本法,兩者教育是密不可分。

陳弘毅:《國歌法》本地立法不能照搬內地條文 2017年11月4日

至於本地立後的執法和刑罰問題,陳弘毅說,相信政府作出任何檢控時,都會基於一般人認為合理的原則,不會特別嚴厲執行《國歌法》,市民毋需太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