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廷驊的故事


Pin It
法庭:南豐爭產案:楊福娥訴訟資格遭質疑 2018年8月3日

已故「棉紗大王」南豐集團創辦人陳廷驊的前妻楊福娥,於二○一○年就家族財產分配問題,向幼女陳慧慧興訟。

「自己人」陳慧慧等低價租回南區盤4伙 2018年8月2日

上述4宗租務成交的新租客全以公司名義登記,租約三年,董事一律為南豐及豐資源相關人士,包括南豐榮譽主席陳慧慧、已故集團創辦人陳廷驊的外孫女張添珞,以及豐資源營運董事周世雄等人。

南豐幼女入稟控母不當獲利 2018年6月30日

楊亦就陳廷驊2004年的分產協議控告陳慧慧,指陳廷驊原意是將90億元資產平分予她及兩名女兒,並安排兩女先各取45億元,再各撥15億元給她,但幼女陳慧慧隱瞞資產升值一倍至近90億元,只分了約13億元給她。

法庭:陳廷驊前妻 遭入稟追逾818萬 2018年6月30日

入稟狀指,楊就該涉案物業獲得不正當利益(unjustenrichment),並違反與業主於一一年四月定下的隱含租賃條款及與陳廷驊的離婚和解協議。

棉紗大王前妻違反離婚協議 遭追818萬元 2018年6月29日

原告是中峽道5號的業主穎軒發展有限公司及陳廷驊的遺產執行人,即其幼女陳慧慧、律師李佩玲及周淑嫻,被告為楊福娥。

老區大轉身——藝術有價 2018年6月21日

」 Assemble負責的部分是紡織文化藝術館的陳廷驊基金展覽會設計特別展覽布置,佔地約兩千三百多方呎,並會在暑假活動期間與日本和本地藝術家建造「紡織村」,蓋起五座村屋,讓藝術家進駐之餘,觀眾可以參與製作紡織裝置作品,根據現場觀眾與藝術家的互動從中發掘空間的可能性。

法庭:南豐爭產案:原告准延證據存檔限期 2018年1月31日

已故「棉紗大王」南豐集團創辦人陳廷驊的家族成員爭產案,去年因爆發新爭議,要交由高院原訟庭重新進行聆訊定奪。

中學生創意改善生活 2017年11月3日

由香港小童群益會與陳廷驊基金會共同策動的「感創敢為--青年社會創新服務獎」鼓勵青少年由同理心出發,改善弱勢社群生活質素。

法庭:南豐爭產案新爭議 交回原訟庭定奪 2017年10月26日

之前陳廷驊前妻楊福娥就財產問題,向幼女陳慧慧民事興訟,高院原訟庭早前判楊勝訴,初步估計她可向陳慧慧取回約八十三億元賠償。

藝術有價——紗廠大翻新,酷! 2017年7月27日

在1950年代,香港工業騰飛,各類製造業、加工業蓬勃發展,讓戰後香港經濟進入第一個黃金年代,紡織業撐起了半邊天,全盛期香港有四十多家紗廠,一個紗廠養活幾千個家庭,南豐是當時「三大紗廠」之一,創辦人陳廷驊先生被尊稱為「棉紗大王」。

紗廠大翻新,酷! 2017年7月27日

在1950年代,香港工業騰飛,各類製造業、加工業蓬勃發展,讓戰後香港經濟進入第一個黃金年代,紡織業撐起了半邊天,全盛期香港有四十多家紗廠,一個紗廠養活幾千個家庭,南豐是當時「三大紗廠」之一,創辦人陳廷驊先生被尊稱為「棉紗大王」。

法庭:陳慧慧求暫緩原訟庭命令 2017年6月22日

已故「棉紗大王」南豐集團創辦人陳廷驊,其前妻楊福娥就十多年前的家族分配財產協議,興訟向幼女陳慧慧索償。

南豐集團爭產案 陳慧慧不滿法院命令要求暫緩執行 2017年6月22日

星島日報報道 已故「棉紗大王」南豐集團創辦人陳廷驊其前妻楊福和與幼女陳慧慧的資產分配爭議案,去年11月底高院法官裁定楊福和勝訴,可向陳慧慧追討賠償。

法庭:爭產案頒令 陳慧慧申上訴許可遭拒 2017年6月7日

已故「棉紗大王」南豐集團創辦人陳廷驊,其遺孀楊福娥早前民事興訟控告幼女陳慧慧,指十多年前在陳廷驊分配其財產予兩名女兒後,兩女兒再將部分財產分予她,惟陳慧慧一方卻未有披露其所獲資產的最新準確估值,令楊當年少收十五億元財產。

法庭:陳廷驊前妻捱告 促交還爭產所獲 2017年4月19日

陳廷驊與楊福娥的離婚和解協議內容一直保密,但外界有傳楊福娥按該協議可取得一百億元財產。

法庭:南豐家族爭產案 與母俱上訴 賠償待最終判決 陳慧慧83億先交法院 2017年4月4日

已故「棉紗大王」南豐集團創辦人陳廷驊,其前妻楊福娥就十多年前的家族分配財產協議,入稟高院民事控告幼女陳慧慧。

南豐爭產上訴案10月開審 陳慧慧14日內須交83億 2017年4月3日

星島日報報道 南豐集團已故創辦人陳廷驊的家族財產糾紛,陳的前妻楊福和指控幼女陳慧慧在財產分配上,隱瞞所獲物業資產已大幅升值,令她少收至少15億元,故興訟要求推翻她與陳慧慧之間的資產分配安排。

陳廷驊遺產案 長女非要求預先分配 2015年12月12日

太陽報專訊 (本報訊) 已故南豐集團創辦人陳廷驊的長女陳慧芳,早前要求陳廷驊的遺產執行人,按照陳廷驊的遺囑分配部分遺產給她與她的兩名兒子,遺產執行人就有關要求,日前入稟高院向法庭尋求指示,案件尚待排期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