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芷倫的故事


Pin It
薛芷倫無懼網絡欺凌 2014年11月24日

抗癌勇士BALL后薛芷倫(Fanny)和女星陳鈺芸前晚出席在金鐘舉行的紐約大學晚宴。

薛芷倫泰國受勳 2014年9月29日

Ball后薛芷倫(Fanny)昨日在微博公布受勳的好消息,她獲「馬爾他騎士團KnighthoodofMalta」受勳成為爵士,由該團的成員之一泰國公主提名。

薛芷倫中秋賞「月」 2014年9月10日

開場時六位成員先脫掉外套,再剝褲露出底褲炒熱氣氛,之後他們再跳下台與觀眾近距離接觸,然後再返回台上背向觀眾,露出「八月十五」,認真應節!完場時一眾猛男邀請台下觀眾逐一合照,即時出現長長的人龍,名媛薛芷倫亦把握機會上台,並坐在最年長的成員Markus的大髀上,同一眾猛男合照。

薛芷倫遊日 中田英壽帶路 2014年7月21日

日本前國腳中田英壽在日本褔崗舉行幫助推動藝術文化發展的慈善晚宴,不少好友也親身前來支持,當中包括名媛薛芷倫(Fanny)。

薛芷倫座駕中環「串燒」 2014年6月17日

名媛薛芷倫(Fanny)昨日下午三時許在中環皇后大道中發生撞車小意外,當時發現Fanny站於馬路旁,與數名人士互相抄下資料,一名疑似是其子的男子亦在場。

黎堅惠乳癌病逝薛芷倫難忘鼓勵 2014年3月13日

曾患過乳癌的薛芷倫(Fanny)對Winifred離世深表難過,並上載二人合照說會永遠懷念香港的時尚教母,Fanny記得她們對上一次見面是3年前在北京舉行的時裝騷上,當時她乳癌初愈,臉容浮腫,Winifred還鼓勵她要加油,要很快好起來繼續扮靚靚。

薛芷倫皮膚再生避日光 2014年2月20日

名媛薛芷倫昨日接受電台訪問,表示以前愛戶外運動,但患病接受化療後身體組織改變,最大副作用是免疫系統和抵抗力與正常不同,當時皮膚差不多全潰爛,要重新長出,皮膚變得好薄及好白,要避開戶外活動,所以她因此改玩瑜伽。

薛芷倫彈走前夫 2014年1月6日

雖然被記者撞到正,但馬清偉未有薛芷倫般反應大,還沿途搭住囝囝膊頭閒聊。

薛芷倫想要「1314」 2014年1月2日

薛芷倫(Fanny)前晚穿性感晚裝出席倒數派對,與前夫馬清偉及子女一同慶祝。

薛芷倫蒲完等車不耐煩 2013年12月31日

昔日「Ball后」薛芷倫(Fanny),自抗癌成功後,揚言要享受人生,近年見她經常於夜店出沒。

薛芷倫生日P前夫到賀 2013年12月12日

「Ball」后薛芷倫(Fanny)前晚舉行生日派對,除「再見亦是朋友」的前夫馬清偉與女兒Tess(馬桂珩)外,人緣甚廣的她也有一大班好友畀面到賀,當中包括霍陳琪琪、榮雪梅、趙金卿與鄭紹康及黃偉文等。

薛芷倫提衞蘭舊愛嗒糖 2013年5月29日

Ball后薛芷倫(Fanny)早前被拍得跟歌手衞蘭舊愛Roger,於深夜十指緊扣在中環街頭漫步兼又攬又錫。

薛芷倫冧晒 攬錫衛蘭舊愛 2013年5月27日

其後Roger細心為她開車門,盡顯紳士風度,而薛芷倫臨上車前,更用依依不捨的眼神望住Roger,然後與女友人離開。

薛芷倫護乳行先拒切 2013年5月16日

罹患婦女癌病的薛芷倫(Fanny),與患胃癌的司馬燕昨晚出席慈善晚宴,立即成為焦點,穿上螢光色裙子的Fanny清減了不少,甫見記者就說:「我兩星期前都開完刀,做乳房和子宮手術。

薛芷倫性感女王被猛男圍 2013年1月4日

一向愛熱鬧又貪玩的「Ball后」薛芷倫(Fanny),未知是否想盡情慶祝新一年來臨,Fanny早前穿梭各大小派對,每次更出動性感戰衣上陣。

薛芷倫騷胸半露老外狂(目及) 2013年1月2日

名媛薛芷倫(Fanny)前晚以性感貼身短裙與子女齊齊出席除夕派對,更與其前夫馬清偉及女友Winnie同場。

薛芷倫歐遊睇騷會友 2012年9月25日

【劉慰思米蘭直擊】「Ball后」薛芷倫(Fanny)近日穿梭米蘭時裝騷,在當地時間9月24日現身Dolce&Gabbana2013春夏時裝騷,身穿鮮黃色連身裙的她鮮艷奪目,Fanny表示送完在英國讀中學的細仔開學後,已歐遊一個月,稍後她會返英再探細仔,跟着會轉往美國探大仔,然後會到德國探定居當地的姚樂碧,她說:「佢同我一樣環遊世界咁,我會住佢嗰度,好relax、好開心。

薛芷倫愈夜愈清醒 2012年8月30日

雖然蒲了一晚,但見薛芷倫極為清醒,等車時更與男女友人有講有笑,未幾男友人的座駕抵達,她還護送兩名友人上車,與他們道別後薛芷倫才再乘坐自己的座駕,並由司機接載離開。

薛芷倫攬實夜蒲興奮趴街 2012年8月13日

」至於薛芷倫則透過好友鄭紹康回應,指當晚她只是與十幾名外籍友人往消遣,離開時因街頭濕滑而跌倒,已無大礙。

薛芷倫體檢剛做小手術 2012年7月14日

薛芷倫(Fanny)谷胸到場捧嘉玲,透露有考慮過做與時尚有關的生意,早前她曾透露會出書,Fanny說:「之前有諗過,但身體唔舒服擱置咗,可能都會再寫番,但我唔想出自傳,想寫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