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民的故事


Pin It
王振民:6次釋法「與時俱進」 2018年4月22日

而王振民在發言重點的文本中更列明,有關決定都不屬於《基本法》第18條所指的情況,不需列入《基本法》附件三,但對香港特區產生的法律約束力是確定無疑。

王振民:全國人大過去6次釋法都無違反基本法規定 2018年4月21日

王振民又提到,全國人大常委會6次制定「決定」發展基本法,包括4次政制發展決定和兩次「一地兩檢」決定,都是由於香港社會出現了新情況、新問題。

與社會發展脫節 王振民促與時俱進發展基本法 2018年4月21日

王振民指,香港回歸以來,香港法院解釋基本法的數量、次數、深度和廣度都遠超「人大釋法」,香港各級法院是基本法在港發展演變、落地實施的主要塑造者。

王振民:回歸後基本法發展應「入鄉隨俗」 2018年4月21日

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表示,基本法需適應社會發展,透過人大釋法、人大決定等能令基本法永保青春,又稱香港回歸後,基本法發展亦應「入鄉隨俗」。

王振民:透過人大釋法人大決定等發展基本法 2018年4月21日

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表示,基本法制定至今28年,與社會脫節是正常,因此需透過人大釋法、人大決定等發展基本法。

王振民指基本法發展要「入鄉隨俗」 適應時代需要 2018年4月21日

王振民出席一個基本法研討會時又說,全國人大過去6次釋法,都沒有違反基本法第159條規定,又形容香港各級法院是基本法在港發展演變、落地實施的主要塑造者。

郭榮鏗:希望王振民尊重法律 中央官員少說無謂說話 2018年4月21日

公民黨法律界議員郭榮鏗表示,不明白「入鄉隨俗」是甚麼法律概念,希望研讀法律的王振民,可以尊重法律,又期望中央官員多做實事,少說無謂說話。

王振民:基本法需透過人大釋法與時並進 2018年4月21日

王振民又認為香港各級法院法官都有權解釋基本法,而且數量、次數、深度及廣度都遠超人大釋法,即各級法院亦是基本法發展及實施的主要塑造者。

王振民的23條立法司法策略 2018年2月15日

王振民還提出推展23條立法時的策略,以減低香港市民的抗拒程度。

王振民:23條立法不能迴避 2017年12月11日

王振民指中國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並非新概念,此權力源於國家主權。

王振民稱維護國家主權及安全 不能迴避23條立法 2017年12月10日

王振民指出,中央強調嚴格依據憲法和《基本法》,並非在憲法法律之外,漫無邊際行使全面管治權;同時強調特區的高度自治權,不是不要「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王振民:23條立法是無法迴避 2017年12月10日

王振民重申,全面管治權並非新概念,自從香港97年移交主權,就是恢復對港的全面管治權,強調不是漫無邊際行使管治權,亦並非不要港人治港及高度自治。

王振民:基本法23條立法無法迴避 2017年12月10日

王振民又說,要研究未來幾十年,在香港如何維護好國家主權、安全,包括《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問題,有關問題無法迴避。

王振民指香港屬於紅色中國之下 沒染紅不染紅之說 2017年12月4日

王振民表示,一個國家只有一部憲法,《基本法》是中國憲法的「子法」,原始基因是來自中國憲法,根本無須透過《基本法》附件三在港實行,亦非只有象徵式效力。

王振民:不需透過《附件三》 中國憲法在港有實際效力 2017年12月4日

今日是「國家憲法日」,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在本港一個座談會指出,香港基本法不能違背憲法,中國憲法在香港不需要透過《基本法》附件三,亦在本港有實際效力。

王振民:香港要接受中國共產黨領導 2017年12月4日

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出席一個慶祝國家憲法日的座談會。

王振民稱回歸後香港在政治版圖毫無疑問屬紅色中國  2017年12月4日

今日是「國家憲法日」,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在本港一個座談會指出,香港基本法不能違背憲法,中國憲法在香港不需要透過《基本法》附件三,亦在本港有實際效力,又說香港回歸後,政治版圖上毫無疑問屬於紅色中國之下。

王振民批糾纏過去 不願承認香港回歸 「攻擊中央者是花崗岩頭腦」 2017年11月18日

促睜眼看世界 認識祖國 王振民批評有些人糾纏過去,不願承認中共政權,不願承認香港回歸,對港指指點點,將中央依法行使管治權、履行主權者責任、甚至中央官員講句說話,均視為中央干預,但同時又主動邀請外國干預。

王振民稱中共領導模式世界多地認可 在港卻受攻擊謾罵 2017年11月17日

王振民指出,如果中共可怕,為何可以不斷吸引外資到中國,如果中國沒有通訊自由,為何可以容納阿里巴巴等大型企業。

指香港已納共產黨之下 王振民:有人不願面對香港已永久回歸 2017年11月17日

」 王振民反問,如果共產黨是那麼可怕,為何中國於過去30多年,成為了最大的外資投資國家;如果沒有言論自由和通訊自由,為何產生了阿里巴巴、騰訊這些高度依賴言論和通訊自由的高科技公司,而不是在其他國家;如果中國的法律那麼差,為什麼那麼多外國企業都走到中國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