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少文的故事


Pin It
元朗棕地擬建住宅 距郊野公園僅40米 2017年9月1日

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指發展區與郊野公園之間缺乏緩衝,認為加入保育及綠化地帶分隔是較理想做法。

元朗南發展新市鎮 相距郊野公園僅40米 2017年8月31日

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認為,元朗南發展區與郊野公園之間缺乏緩衝,認為較理想做法,是加入保育及綠化地帶分隔。

環保團體步行大欖涌郊遊徑 反對研究郊野公園邊陲建屋 2017年5月28日

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稱,明白市民關注房屋供應,但在仍有棕地這類可作房屋土地的情況下,不能接受以房屋需要和老人福利作開發郊野公園的藉口。

居屋收成 明年推4400伙 2017年1月19日

」 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指,邊陲地帶對園內整體生態有保護作用,若建屋會有影響。

龍尾收地 士多負責人拒遷被抬走 2017年1月12日

而到場聲援黃的守護龍尾大聯盟成員李少文指,正申請法援進行終審上訴,批評當局昨日的收地行動是「走精面」,令人「心寒」。

外交部歡迎巴黎協議指中方會作更大貢獻 2015年12月13日

本港長春社高級事務經理李少文就指,即使各國落實目前提出的措施,仍會推高全球氣溫二點七度,要繼續加強減排。

工業廢料 亂棄南生圍 2015年10月11日

「去堆填區成本高,而亂丟大型垃圾成本低又好少畀人拉到,結果垃圾站搞成咁!」長春社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批評,政府沒積極發展回收行業,加上當局檢控不力,助長丟棄建築及工業廢料的行為。

「蓋殖」彌彰 郵政捱轟 2015年10月6日

團體斥帶頭破壞文物李少文批評,香港郵政無疑在帶頭破壞「文物」,對於有人質疑香港郵政此舉是想「去殖民化」,他認為這些舊郵筒是本港歷史一部分,市民看到舊郵筒只會持觀賞角度,不代表眷戀殖民地年代,「就好似我哋去睇故宮、睇萬里長城一樣。

郵筒皇室徽號「去殖」 郵政毀「文物」 2015年10月6日

李少文批評,香港郵政無疑在帶頭破壞「文物」,對於有人質疑香港郵政此舉是想「去殖民化」,他認為這些舊郵筒是本港歷史一部分,市民看到這些舊郵筒只會持觀賞角度,不代表眷戀殖民地年代,「就好似我哋去睇故宮、睇萬里長城一樣。

長春社李少文指郵政署覆蓋郵筒皇冠徽號有政治目的 2015年10月5日

李少文認為,覆蓋郵筒殖民地徽號的做法是有政治目的,質疑郵政署為何選擇在內地人士發表「去殖民化」等言論後,才決定覆蓋殖民地徽號,難以令人相信決定與政治無關。

四墳場靈灰閣室內化寶爐明年停開 2015年3月31日

長春社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關注化寶爐內有否設空氣過濾器,「如果唔係室內,室外分別唔大」,他呼籲市民減少燒香及燒衣,並以奉上鮮花代替。

村民剷紅樹林 規劃署稱不違法 2014年11月9日

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認為,規劃署用狹窄目光去判斷斬樹是否涉及違法,導致有人公然破壞生態,他促請當局加強監管:「如果斬樹都無問題,咁劃保育地段嚟係無咩意思。

探射燈:龍尾人工泳灘惹爭議 2014年9月14日

大聯盟指水位極淺無用守護龍尾大聯盟發言人李少文卻指,龍尾興建泳灘只會得物無所用,一來該處水位極淺,即使日後建成泳灘,都只會與泳池相若,市民難以進行水上活動,只能玩泥沙;二來水質沒有改善,並不適宜游泳,他批評政府浪費公帑,而當局所指的為管海馬及海星搬家根本不可行,形容興建泳灘會嚴重破壞生態。

農地淪回收場電子廢料恐釋毒 2014年9月1日

監管不力濫用情況普遍「其實好明顯個工場係犯法嘅,規劃署應該要盡快取締!」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指出,規劃原意為保護香港農地,可惜不少政策對農業發展缺乏支持,加上監管不力,令農地被濫用情況普遍,「好多農地畀人填平咗做停車場收租,仲好賺過耕作,就算畀人捉到都唔係罰好多。

守護龍尾聯盟 司法覆核敗訴 2014年8月13日

大聯盟發言人李少文則指出,龍尾的水質會依季節性轉差,質疑是否適合用作泳灘。

探射燈:倡渡輪控制人流 免破壞環境 2014年7月21日

」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表示,改善郊野公園交通,開拓更多生態旅遊景點並非壞事,尤其要讓更多城市的小孩可接觸大自然,藉以推動保育教學。

打鼓嶺官地淪雞糞山 2014年5月15日

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直言有關情況誇張,並指胡亂排放禽畜糞便不但帶來臭味及衞生問題,糞水污染河道,腐化時河水含氧量更會下降,令河內生物死亡。

龍鼓灘欠保護 蝴蝶天堂變地獄 2014年4月18日

李少文說大嶼山水口灣泥灘一帶是俗稱「活化石」馬蹄蟹重要繁殖地,現時並無任何法定圖則保護,因為漁護署前年因地區人士強烈反對,「靜雞雞」撤銷水口灣在「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SSSI)計劃內,他憂慮水口灣會成龍鼓灘的翻版,威脅馬蹄蟹生存。

泥頭毀池塘地署拒復原 2014年3月20日

環團:郊園與公路緩衝區「嗰度本身係一個淡水濕地,我哋曾經見過有蜻蜓喺度,呢個池塘可以做郊野公園同公路嘅緩衝區,有好重要嘅作用!」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指出,有關池塘毗鄰郊野公園,另一邊則為三號幹線公路,即使沒有罕有生物,對阻隔路邊污染及噪音仍有重要作用,不可隨意破壞及發展。

還原土地 規劃署雙重標準 2014年3月20日

受泥頭破壞的池塘位於「農業」用途地帶,未獲許可的填塘工程屬違例發展,違例者一般可被要求復原土地,私人土地地主尚需為違規項目糾正,惟作為官地地主的地政總署卻拒絕處理,被指有「雙重標準」之嫌!私地從嚴官地忽略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指出,如受破壞的池塘為私人土地,規劃署一般會先後發出「強制執行通知書」及「恢復原狀通知書」,以制止違例者破壞土地及要求復原,不過,礙於政府部門間不能「互相控告」,官地被破壞後往往備受忽略,「(規劃署)就算畀咗復原通知地政署,佢(地政)唔做都冇得告佢,所以索性唔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