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蔭權的故事


Pin It
曾蔭權上訴結果後日揭盅 2018年7月18日

曾蔭權一方早前在上訴時指,原審法官錯誤引導陪審團,沒就曾是否明知要申報,卻違反責任不去申報作引導;並指曾沒申報只屬判斷錯誤,不屬刑事,就算罪成也應判緩刑。

曾蔭權行為失當罪上訴 本周五宣判 2018年7月18日

今年三月,法官批准律政司的訟費申請,更在判詞中批評曾蔭權在案件第二次審訊期間,透過公關安排前高官及立法會議員等到庭旁聽,情況儼如「安排黑衣人在法庭旁聽去恐嚇證人及陪審團」。

曾蔭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上訴 上訴庭本周五頒布裁決 2018年7月17日

曾蔭權早前被裁定身為行政長官及行政會議主席,在審批數碼廣播,即雄濤提交的3項申請時,在無合理辯解下,故意不向行會申報或披露他與雄濤主要股東黃楚標,就深圳東海花園單位的租賃協議。

曾蔭權上訴案 上訴庭周五宣布裁決 2018年7月17日

曾蔭權就定罪和刑期提出上訴,他獲准以原有條件保釋外出等候上訴。

七一升旗禮 曾蔭權「靠邊站」 2018年7月2日

資料顯示,曾蔭權去年二月在高院原訟庭被裁定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並判囚二十個月,而於今年四月底,上訴庭處理其上訴許可申請,並在聽取雙方律師陳詞後決定押後宣判,期間准曾蔭權繼續保釋。

17億元朗橋 曾蔭權年代催生 拖10年價飆7.5倍 2018年6月1日

根據資料,○八年《施政報告》有關改善行人環境的段落,曾蔭權稱當局會繼續實施行人環境改善計劃,減少人車爭路的情況及改善路邊空氣質素,舉例在元朗市中心青山公路(元朗段)興建行人天橋系統。

潤記糖水:曾蔭權催生$17億行人橋 政府勁大嘥 2018年5月31日

前特首曾蔭權爵士在2008年《施政報告》提出興建元朗行人天橋系統,以減少人車爭路及改善空氣質素,運輸及房屋局和路政署於09年展開諮詢,誰知其後計劃一拖十年,令造價由最初2億港元,倍增至現在逾17億港元。

曾蔭權呈新醫療報告 2018年4月27日

據了解,該份長兩頁的醫生報告屬於曾蔭權,講及其最新健康狀況。

控方:曾蔭權不想被查因涉貪 2018年4月27日

根據萬江儀向法庭提供資料,曾蔭權已服刑六十三天。

小肚腩曾蔭權 拖老婆行山 2018年4月26日

起初曾蔭權顯得有點愕然,對於記者問及周三上訴有無信心,他未有回應,但當記者問及行山辛唔辛苦,他則笑說:「唔辛苦!」然後向記者揮手說再見,又對一直保護二人行山的保鑣,輕拍了肩膊說:「辛苦晒!」就上車離開。

控方:蓄意瞞利益衝突 曾蔭權謊話連篇 2018年4月26日

現年七十三歲的曾蔭權,於在任時參與審批發出廣播牌照予雄濤廣播有限公司期間,無申報正洽租雄濤大股東黃楚標位於深圳東海花園的豪宅,案件在高院經審訊後,他於去年二月中被裁定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立,判囚二十個月,並須支付約五百萬港元訟費給控方,他在監獄服刑約一個月後獲准保釋等候上訴。

稱原審法官犯錯 曾蔭權上訴 2018年4月26日

代表律政司一方的英國御用大律師David Perry則回應指,陪審團的裁決反映他們認為曾蔭權在《政好星期天》的解釋全屬謊話,而曾之所以要撒謊,是為掩飾他未有作申報的事,而原審法官在引導陪審團時亦已作出對曾蔭權有利的說法。

上訴庭繼續處理曾蔭權上訴許可申請 2018年4月26日

曾蔭權的妹妹曾璟璇、弟弟曾蔭培亦有到場。

曾蔭權上訴案第二日審理 2018年4月26日

至於曾蔭權被控的行政長官接受利益罪,兩次審訊陪審團都不能達成裁決。

曾蔭權案上訴申請 控方指利益申報關乎公眾對官員信任 2018年4月26日

曾蔭權一方昨日表示,原審法官不應從公務員角度引導陪審團判斷曾蔭權是否涉利益衝突,David Perry對此感到意外,認為這個理據與曾蔭權的電台訪問有所矛盾,因曾蔭權曾在一個電台節目上同意,行會成員要比白紙更白。

律政司一方:曾蔭權行為打擊公眾對政府信心 2018年4月26日

David Perry又形容,原審法官的引導極為公平、持平,更可說對曾蔭權寬厚,對上訴一方批評原審法官出錯,未有引導陪審團考慮曾蔭權是否明知故犯感到驚訝。

高院續訊曾蔭權案上訴許可申請 律政司指部分理據矛盾 2018年4月26日

律政司一方指,曾蔭權一方沒有公開所有資料,令人質疑政府最高官員的誠信,又認為曾蔭權部分上訴理據有矛盾。

控方指曾蔭權明顯行為失當 原審法官判刑考慮多項因素 2018年4月26日

前行政長官曾蔭權去年被裁定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名成立,被判監20個月,他就定罪及刑罰提出上訴,上訴庭繼續處理他的上訴許可申請。

律政司一方:原審法官引導可說寬待曾蔭權 2018年4月26日

控方又形容原審法官的引導極為公平、持平,更可說是寬待曾蔭權。

上訴庭完成審理曾蔭權案上訴申請 押後頒布裁決 2018年4月26日

代表律政司一方的英國御用大律師David Perry早上陳詞時則繼續強調,曾蔭權在案中刻意隱瞞資料,至今仍未公開所有資料,令人質疑政府最高官員的誠信,以及曾蔭權與黃楚標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