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超雄的故事


Pin It
張超雄促政府檢視現行服務 及早發現虐兒問題 2018年9月8日

張超雄指,虐兒個案一般不容易被發現,實際個案會多過呈報數字,認為政府應檢視現行服務,以助及早發現虐兒情況,亦可從法律方面進行改革,以及加強上門家訪的方式,希望盡早察覺問題。

笑看天下:張超雄會否捨生取義 2018年9月6日

家陣假難民氾濫成災,若然南亞兵團有日因作惡多端而迫使警方再度拔槍,張超雄會飛身撲出來為他們擋第一槍而「捨生取義」嗎?評論員施友朋。

張超雄認為判刑阻嚇不足 促檢討保護兒童法例最高刑期 2018年9月4日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法庭就今次虐兒案件的判刑不算輕,但阻嚇力不足,他認為應檢視本港保護兒童的法例,檢討相關法例的最高刑期。

張超雄:針對虐兒法例阻嚇力不足應檢討 2018年9月4日

張超雄指有關法例多年未有修改,必須檢討保護兒童的法例。

張超雄促修訂虐兒罪量刑上限由10年增至30年 2018年9月4日

張超雄指出,其他國家以美國為例,虐兒個案最高可被判監30年,涉及兒童性侵的個案,刑期更不設上限,當局應檢討法例,提高虐兒的刑罰。

張超雄:育嬰託兒名額不足 有媽媽懷孕5個月已輪候 2018年8月19日

張超雄認為,當局興建幼兒中心增加服務名額只是杯水車薪,他期望10月的施政報告,政府會有新措施外,亦希望當局可以制定長遠人口政策,在公屋和私人發展商的項目,都要預留土地,提供育嬰服務,亦可以協助當區的雙職和單親家庭。

地產潮文:當張超雄也置業 2018年7月12日

當張超雄到了花甲之年,也要趁收入仍能通過壓力測試,而趕上尾班車買樓的時候,有能力置業的市民,也許是時候考慮「自己安居自己置業」。

政情:象哥為阿忠平反爆張超雄郭家麒先係逃兵 2018年6月28日

講講吓,象哥就爆肚話,真正嘅逃兵係提出成立小組委員會嘅工黨議員張超雄同埋公民黨議員郭家麒!事關佢兩個當日開會影都冇,非常不負責任。

政情:增侍產假拖多半年 羅致光 張超雄互片 2018年6月25日

張超雄尋日重申,五日雖然係勞工顧問委員會勞資雙方嘅共識,但佢身為立法會議員應該代表市民出聲,唔應該「袋住先」,所以堅持要七日。

促侍產假增至七天 張超雄指立法會不應「袋住先」 2018年6月24日

要求侍產假增至7日的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說,成立法案委員會將延遲約3個月落實修訂,明白假期越早實施越好,但立法會屬立法機關,不應將勞顧會的侍產假建議「袋住先」,應該為市民發聲及提出修訂。

張超雄批羅致光就侍產假致歉是貓哭老鼠 2018年6月24日

張超雄相信法案委員會討論最多也是三個多月,不會有太大影響。

張超雄譴責羅致光籲毋須就延長侍產假設法案委員會 2018年6月20日

張超雄說,將於內會要求成立法案委員會,討論增加侍產假,工黨目前希望爭取侍產假由3天增加至7天。

檢視小組開會 張超雄指社署突抽起院舍人均面積議程 2018年5月18日

對於人手比例,張超雄說,會上有討論院舍護士及社工的要求,並已有共識在所有院舍設駐院護士,小組今年7月再開會。

檢討院舍人均面積突被抽起 張超雄批社署不負責任 2018年5月18日

張超雄在會上已要求社署就多方建議的具體方案進行公眾諮詢,惟葉文娟稱現階段不需要公眾諮詢,並指日後會有公聽會。

政情:張超雄擅提修正案 被轟破壞勞顧會平台 2018年5月17日

陸頌雄就重申,政府方案雖然唔係十全十美,但如果破壞有效嘅溝通平台,將來爭取勞工權益就變得困難,係「贏咗粒糖,輸咗間廠」,而批發及零售界議員鍾國斌都話,直情拎陸頌雄份講稿講就得,就連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都話若果張超雄嘅修正案獲得通過,唔排除會撤回草案。

張超雄稱政府近日修正財政盈餘 是歷屆「估錯數」高峰 2018年5月2日

工黨張超雄批評,當局近日進一步修正財政盈餘數字,是歷屆「估錯數」的最高峰,在結構性財政盈餘下,政府財政仍然保守。

張超雄稱囚犯自殘個案增加促政府檢討改善制度 2018年4月16日

張超雄希望政府就過去囚犯還押期間自殺事件進行獨立檢討,是否在制度上作改善,避免再發生類次事件。

指被告無悔意 張超雄斥律政司放生 2018年4月12日

張超雄引述X父指,警方向他作出以簽保守行為方法處理本案的建議時曾解釋,法庭未必容許拍攝的片段呈堂,會令案件贏面不大。

政府擬設特殊需要信託入場費180萬 張超雄料僅得1%家長可負擔 2018年4月11日

張超雄以本港現時有7至10萬名智障人士家長推算,推算僅得1%人能負擔政府現有方案:「如果放開返個門檻,我相信超過一半嘅家長會願意參加!」他續指,港府可參考新加坡政府在2008年推出的「特殊需要信託」服務,其最低信託款額僅須約2.8萬港元,並以供款及滾存形式來滿足信託所需。

張超雄質疑懲教署投訴機制失效 倡成立監懲會跟進投訴 2018年4月5日

張超雄又說,已就建議書的內容去信懲教署署長,希望日後再與署方會面商討建議書的細節,又建議成立獨立的監懲會就投訴個案進行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