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慧卿的故事


Pin It
中環出更:拒談再選 劉慧卿質疑區諾軒反口 2018年5月5日

尋日佢出席前立法會議員劉慧卿(卿姐)網台節目時,就被問到會否參加二○二○年立法會換屆選舉。

長洲飄色 許智峯 劉慧卿做主角 2018年4月30日

長洲下月22日佛誕日舉行太平清醮,惠海陸同鄉會飄色總監黃成就透露,最近發生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涉搶手機事件,故臨時變陣棄世界盃題材,改用許與其前主席劉慧卿作主角;另一台飄色「阿茂派錢之焦頭爛額」,則諷刺政府派錢竟要「補」,「公帑就亂掟落海,呢度超支嗰度又超支。

斥自製陷阱 劉慧卿:許不適合做議員 2018年4月28日

「初初道歉唔覺有誠意」劉慧卿昨在電台節目直斥許智峯有「大人身份證」,需思量自己的政治前途,又批評許不應自製陷阱予自己及民主黨。

劉慧卿指許智峯不宜當議員 胡志偉稱言論不代表民主黨 2018年4月28日

劉慧卿日前表示,許智峯不適合擔任議員,亦不適合留在民主黨,又指議席雖然重要,但黨或個人品格及原則是最重要,認為許智峯是成人,應考慮自己的前途。

劉慧卿:許不適合留黨及做議員 2018年4月27日

」劉慧卿亦不滿許在事後一整日,拒絕向公眾道歉:「我對佢 (許智峯) 咁處理,我係好唔認同,佢唔肯向公眾道歉,呢件事係全香港都震驚。

劉慧卿轟許行為:令市民反胃 2018年4月27日

劉慧卿在接受傳媒訪問時再指,許智峯事件「令市民反胃」,事件已對民主黨構成很大傷害,促請該黨嚴肅、嚴厲、認真處理。

【許智峯手機風波】指許不宜留在議會 劉慧卿:大義滅親更顯黨格 2018年4月27日

至於過往建制派議員亦有其他更加嚴重的不當行為,但未有被譴責和退黨,劉慧卿就表示,「唔係因為人哋衰,我哋就都可以唔做嘢」,認為「大義滅親」才更能顯示民主黨的黨格。

許智峯被凍結黨籍及須受查 劉慧卿相信市民「收貨」 2018年4月27日

被問到會否擔心今次事件引發補選,令民主黨失去一個議席,劉慧卿說,議席雖然重要,但一個黨或個人品格、理念、原則是最重要。

劉慧卿:不應因議席包庇許智峯 2018年4月27日

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重申,許智峯不適合任議員,又指民主黨不會因一個議席包庇黨員的不當行為。

【搶EO手機】指議員品格比議席重要 劉慧卿:勿讓公眾感覺只為議席 2018年4月27日

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重申,許智峯不適合再做立法會議員和留在民主黨。

胡志偉相信許智峯明白已闖禍 劉慧卿籲許思考政治前途 2018年4月27日

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批評許智峯,自製陷阱給他本人和民主黨,又認為許智峯應該重新思考他的政治前途。

轟不適合做議員 劉慧卿斥許智峯自製陷阱 2018年4月27日

轟不適合做議員 劉慧卿斥許智峯自製陷阱。

民主黨保峯滅卿言 發聲明指劉慧卿僅是黨員 2018年4月27日

雖然黨主席胡志偉口說「峯」搶事件要先交紀律委會員獨立處理後,才決定是否革除許的黨籍及是否支持譴責動議,惟外界預期民主黨終會力保許,故自然要與劉慧卿「割席」。

劉慧卿叫許智峯辭職 慘被民主黨貶為普通黨員 2018年4月27日

雖然黨主席胡志偉口說「峯」搶手機事件要先交紀律委會員獨立處理後,才決定是否革除許的黨籍及是否支持譴責動議,惟外界預期民主黨終會力保許,故自然要與劉慧卿「割席」。

【搶EO手機】革除許智峯黨籍? 民主黨澄清:劉慧卿言論不代表黨立場 2018年4月27日

對於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直言許智峯不適合再做立法會議員和留在民主黨,民主黨發表聲明澄清,指劉慧卿雖然是民主黨前主席,但現在已是普通黨員,按照規定,她可表達個人意見,但其言論不代表民主黨。

【涉搶EO手機】劉慧卿轟許智峯離譜:不適合留黨及議會 2018年4月26日

劉慧卿直斥,許智峯不適合再留在民主黨内和擔任立法會議員,支持他離開立法會,但強調自己只是不同黨員,要由黨内機制決定。

劉慧卿認為許智峯不適合留在民主黨及立法會 2018年4月26日

劉慧卿指出,中央委員會可凍結許智峯的黨籍,如果有足夠的投訴人,可將今次事件轉交黨內的紀律委員會調查。

劉慧卿:許智峯不宜留黨及任議員 2018年4月26日

劉慧卿又指,自己目前只是普通黨員,認為中委會應明白公眾期望,嚴正處理事件。

劉慧卿撐戴耀廷:有夢唔得掂? 2018年4月19日

劉慧卿對唐的說法十分氣憤,怒斥唐:「都唔知咩人嚟嘅!仲要做過特區高官,仲話想做行政長官!」她提到正如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的主張結束一黨專政不能參選,批評不少親共人士「一上位個腦就發脹,變咗語無倫次……講啲人話得唔得先?唔使去到極左」。

Kelly Online:「赤口」飯局巧遇劉慧卿 葉劉讚堅持原則難得 2018年2月19日

葉劉淑儀在社交網站Facebook上載與劉慧卿的合照,並發文指昨日出席一個由「倫敦經濟學會」校友安排的聚會,席間重遇劉慧卿,「卿姐離開立法會已有一年半了,我與她見面的機會自然比從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