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世柱的故事


Pin It
上世紀商家早料李嘉誠發迹 2018年5月9日

已故企業家馬錦明「鞋王」鄧耀 股東名冊上,立法會前議員何世柱妻何高紫霞,其名下與一名叫KO WING KONG人士,合共持有長和144萬股,市值近1.3億元。

商界開條件撤MPF對沖 2018年4月30日

中華總商會永遠榮譽會長何世柱也質疑,日後單靠僱主儲蓄是否足夠應付遣散費或長服金的支出,「攞錢出嚟唔緊要,但係咪10幾年後就儲夠錢呢?」香港總商會今日與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會面,該會總裁袁莎妮建議,可沿用供款構思的框架,但承擔額改為一刀切,僱主及政府各佔一半,直至僱主供款額達僱員薪酬15%為止,即約15年。

呈立會前須先過勞顧會 2018年4月30日

何世柱又解釋,對沖安排可追溯至七、八十年代,即當局要設立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時,如僱主為僱員作退休供款如公積金,便可抵銷其須支付的「一費一金」,又指其後港府在九十年代欲實施強積金制度,為免現裁員潮,便容許對沖安排過渡至強積金。

何世柱稱強積金對沖方案十分複雜 對小微企有較大影響 2018年4月18日

中華總商會永遠榮譽會長何世柱表示,會面收到的訊息是,方案現時仍然很初步,相信仍能改進。

政府擬加碼撤對沖 商界反應分歧 2018年3月29日

另一資方代表何世柱亦指,新建議並非完全不可接受。

鍾國斌批評政府未就取消強積金對沖方案諮詢商界  2018年3月28日

勞顧會僱主代表何世柱則表示,由僱主開設一個額外戶口,每月額外供款僱員薪金的1%,作為支付遣散費及長服金的儲備金,商界是有能力承擔。

資方:取消強積金對沖新方案非完全不可接受 2018年3月28日

勞顧會資方代表何世柱認為,方案並非完全不可接受,估計方案一旦交到勞顧會討論,約一至兩個月會有結果,即使方案獲勞顧會支持,立法工作仍要等暑假後才展開。

商界批取消強積金對沖方案傾斜勞工 2018年3月28日

資方代表何世柱認為方案並非完全不可接受,估計方案交到勞顧會商討,約一至兩個月會有結果。

鍾國斌:強積金補貼方案將引發「埋單潮」 2018年3月28日

勞顧會勞方代表期望政府設計方案時降低「埋單潮」誘因,資方代表何世柱認為方案並非完全不可接受,估計方案交到勞顧會商討,約一至兩個月會有結果。

工會料逾400城巴車長 日做超過12小時 2017年10月1日

勞顧會資方代表何世柱在同一節目中也承認,僱員每天工作十多小時並不合理,認為每周工時不應多於四十四小時,城巴應調整薪酬吸引新人入行。

工會估計逾400名城巴司機 平均每天工作逾12小時 2017年9月30日

出席同一節目的勞顧會資方代表何世柱表示,顧員每天工作近10多小時是不合理,顧員每周工作應不多於44小時。

城巴工會:近兩成司機每日工作逾十二小時 2017年9月30日

勞僱會僱主代表何世柱認為,工人每星期工作少於四十四小時較為理想,政策方向應為僱員制訂合適工時。

收入低狂加班 工會估計逾400城巴司機日踩12小時 2017年9月30日

勞顧會僱主代表何世柱也指,每日工作十多小時不合理,僱員每周工作不應多於44小時,這問題可透過加薪以吸引新血入行解決。

羅致光首晤五大商會 商取消強積金對沖 2017年7月25日

會面歷時個多小時,香港中華總商會永遠榮譽會長何世柱形容會上氛氣良好,雙方主要交換意見,並沒討論具體方案。

撤對沖新方案 減補償金上限 商界:20萬都好過39萬 2017年7月25日

香港中華總商會永遠榮譽會長何世柱會前表示,曾有商界提出將補償金上限降至七萬元,但他認為上限數目亦需合理,故再會詳細研究。

羅致光晤商會談對沖 何世柱挺減補償金提取上限 2017年7月24日

與會的勞顧會資方代表之一,香港中華總商會永遠榮譽會長何世柱認為,調低補償金提取上限是好事,政府若將領取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的上限降為20萬,總較原先建議的39萬好。

五大商會見羅致光商強積金取消對沖新方案 2017年7月24日

廠商會的施榮懷、中華總商會的何世柱及工業總會的郭振華等人,到政府總部與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會面,商討取消強積金對沖的新方案。

政府與勞顧會資方代表商討取消強積金對沖方案 2017年7月24日

資方代表之一、中華總商會代表何世柱表示,如果將取消強積金對沖方案的遣散費及長服金的領取上限,由以往39萬元下調至20萬元是更進步,令僱主不需支付太多錢作補償。

勞顧會資方與政府開會 未討論取消強積金對沖實際建議 2017年7月24日

資方代表何世柱與郭振華在會後表示,會上未有討論取消對沖方案的實際建議,但雙方坦誠交流意見。

消息指羅致光向五大商會提強積金對沖新方案 2017年7月24日

五大商會約15名代表,包括總商會主席的吳天海、廠商會施榮懷、中總何世柱及工總郭振華,先後到政府總部。